神秘的司机

莲花咒请你不要来!

江湖远

对于我来说,对于金老先生的记忆是在小学就有了。

或者说是上一辈传承下来了。

我妈是个喜欢听《坏女孩》看武侠小说,没事就跟我初中班主任一起去撩汉的女孩。

用她的话来说,她没有考上大学除了是那个怀孕的英语老师,就是因为被金庸的小说给耽误了。

我爸也是,小时候买不起金庸的书,总捡着别人的书去看,厚着脸皮去借。人到中年了,有钱了,一气把金庸的全集,精装版带回家。

大概所有广东地区的小孩,童年时期都离不开TVB。TVB除了给我带来还珠格格,还给我带来我有印象的第一部金庸的作品——《倚天屠龙记》。

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那种朦朦胧胧的痛感,所谓的意难平。

我跟我妈完全是两个阵营的,她喜欢赵敏,我喜欢周芷若。

她认为赵敏敢爱敢恨,活泼又迷人。

我喜欢周芷若敢作敢为,说练九阴白骨爪就练了。

而对我冲击最大的就是,他们拜堂的那一幕,张无忌怎么就走了呢?

接下来的剧情我一次又一次期望他问心有愧。

可是等来的却是他为赵敏画眉。

紧接着就是刘亦菲的《神雕侠侣》,其实黄晓明演技挺差的,刘亦菲也不好,但是冲着刘亦菲那张天仙一样的脸,就足够看完全部了。

幸好在神雕上,我妈跟我站的cp是一样的,我们都喜欢小龙女。我妈喜欢更甚,尤其是刘亦菲。她嫌李若彤太木,没有那种仙气,后来出了个陈妍希她更是嫌弃。

唯有刘亦菲能入她法眼,用她的话来说,这跟她当时候看书的感觉是一样的。

金庸跟迪士尼组成了我整个童年,一边是公主王子的幸福生活,一边是快意江湖的刀光剑影。直到现在,偶尔写东西,也会不知不觉就走入这种意境。

只是如今,我也告别童年许久,告别江湖许久。

最后,还是对查老说一声,感谢。

【清光婶】我可能不会爱你(中1)

 1.

  

  演练场外,一行黑衣金羽织的人正在等候着他们的客人。

  

  宗三左文字不止一次嘲笑过内阁低劣的品味:“就像一群饥不择食,看到钱就要发疯的乌鸦。”

  

  在走出演练场之前,加州清光还在琢磨着,等会路过万屋的时候,可不可以请审神者坐下来吃一份樱花丸子。虽然烛台切明令禁止本丸的刀剑男士平时摄入太多糖分,以致没有心情来品尝他的料理。甚至让药研出了一份“有关刀剑男士摄入太多糖分会影响打击值”的报告,收效甚微。

  

  不过,加州清光想,这一次,她应该不会拒绝吧。却是没想到,还没走出演练场的大门,先是看到了这群黑乌鸦。

  

  “大人,上杉大人请您到金和室会面。”为首那只“乌鸦”说到。

  

  审神者慢慢地眨了一下眼睛,她不笑的时候,嘴角也是上翘的。

  

  “怕是我这刚从演练场出来的一身,脏了上杉大人的金和室。”

  

  内阁的人似乎预料到了这次的邀请不会顺利进行,上前了一步对审神者说。

  

  “大人,上杉大人吩咐小的说,如果大人不来,就给大人带一句话。”

  

  加州清光对内阁跟审神者突然靠拢的距离有点不爽。

  

  “上杉大人说,大人中下的种子,藤蔓很快就要爬上云端了。”

  

  “哈?”审神者轻笑了一声,微微侧了下头,用手扶了一下耳边碎落的鬓发。“带路吧。”

  

  又是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对加州清光说:“你先回去。万屋的樱花丸子还有两刻钟要做好,回去的路上,买一点吧。”

  

  “好。”加州清光垂在身侧的左手,几次握紧,堪堪忍住了一个拥抱。

  

  2.

  

  内阁糟糕的品味不止体现在服饰上,其中最为明显的还有那“小金阁”之称的会客金和室。即使内阁被人洗了个面目全非,但是每一任当权者都对那恶俗的“小金阁”情有独钟。

  

  审神者走进金和室之前,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正是“小金阁”内长年点用的熏香——龙脑。这种传说有价无市,上一次出现的时候就有了“一百换一”的传说,意思是一百斤的黄金换一两龙脑。

  

  在龙脑烟雾缭绕的小金阁之中,一名中年男子坐在茶桌之后,对着桌上的青陶茶杯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审神者也不跟他客套,坐在上杉宏之对面,拿起了茶杯小尝了一口。

  

  “上杉大人的茶说是天上的甘露也当之无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是美浓国六岫城的名茶吧?”审神者说。

  

  “大人的学识一如既往让在下钦佩。只不过喝茶容易,难在是让六岫城的城主乖乖上贡茶叶,这是沾了大人的光。”没人教过上杉宏之怎么去恭维他人,事实上他也不需要去修习。“六岫城一群穷酸华族霸占着上位,一直不承认京都新华族与内阁,甚至对大人的婚姻令视为淫邪恶事。在下以为,攻略那群酸儒至少得花上半年的功夫。”

  

  半年?

  

  “上杉大人过誉了。我解决事情就会两板斧,一个叫钱,一个叫命。”

  

  能用钱解决的就如他所愿,要用命解决的时候,那就不由得他了。而这些事情,都是在这“小金阁”的人,用我至亲的血肉,我至爱的残魂教会我。

  

  “真是可怕的女人啊。”上杉宏之感叹道:“由始至终,对于我来说,你是整个大计最大的忧虑。”

  

  洗牌内阁,推行政令,你做的一切,不为钱,也不为命。

  

  勉强说得过去的,就是多年以前,那段跟风中龙脑青烟飘散的爱情。

  

  你就凭着这一段执念,咬着牙前行到如此。

  

  “大人想要的,恐怕不止是婚姻令罢?”

  

  审神者没有回答他,握过茶杯的手,下意识地放在小腹之上,像是在保护着什么。

  

  “这个上杉大人就不必操心了。劳烦大人用心在美浓国的政令推行上吧。”

  

  3.

  

  送别审神者过后,加州清光跟其余的刀剑男士前往了万屋。恰逢是休沐日,购物的刀剑男士与审神者很多,甚至看到了几个孩子。不是短刀那种人小鬼大的孩子,是真正的人类的孩子。穿着父母精心挑选的小浴衣,伸展出柔软稚嫩的小手小脚,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他们身上的奶香味。

  

  此时,在演练场对家的加州清光给他讲故事,猝不及防出现在他脑海。

  

  刀剑男士与审神者的孩子会是怎么样呢?可能这对粗心的夫妇,一开始都不敢相信会怀上孩子吧。

  

  作为刀剑,从炽热的炉火之中展现身姿,诞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与鲜血为伴,忠于主人的命运。

  

  可是审神者恩赐了他人类的躯体与爱情,再是上天恩赐了他一个全新的小生命。

  

  肯定是幸福得要命吧,那家伙。

  

  估计出阵也不能好好用心了,远征的时候也不肯走远了。光是抱着审神者就能抱上一整天了,再教训几声肚子里的小家伙,你是我全世界第二喜欢的人,我是你妈妈全世界第一喜欢的人。

  

  当然了,你长大以后也会遇上这么一个人,就像我跟你妈妈那样邂逅。她笑的时候,你会跟着笑,她哭的时候,你想紧紧拥抱着她。[注]

  

  等孩子出生了,是男孩的话,就要长得像妈妈多一点,这样他捣蛋的时候,我才会手下留情;女孩的话,怎么样都行,一定要把追求她的小男生都赶跑。

  

  他们乐意当审神者就继续当,不乐意就找个小城镇落脚,给他们盖房子,结婚的时候准备好金屏风。

  

  可是.....一切都只不过是想想而已。

  

  失去了至亲骨肉,挚爱的人不在她身边,她..她怎么办啊?

  

  4.

  

  “趴趴!”正在失神加州清光冷不防被个小崽子一把抱住了膝盖窝,差点来了个平地摔。

  

  那个认错人的小崽子,一看抱得不是自家的爸爸,毫无预兆就“哇”一声哭了。

  

  “诶诶诶?!宝贝,你别哭啊!”流眼泪就算了,你鼻涕一块流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可爱啊喂。“哥哥,给你买苹果糖好不好?”

  

  “嗝,要两个。”

  

  加州清光还没来得及吐槽这小崽子,人群之中听到哭声急急忙忙走过来了一名对夫妇——一期一振和他的审神者。

  

  “趴趴!”这小崽子碰见他的正牌爹,赶紧就扑过去了,又小声对审神者说了一句:”妈妈。“

  

  然而他的审神者妈妈给了他一个“一会处理你”的眼神,上前对加州清光鞠了一躬:“不好意思麻烦到您了。”

  

  “诶?没有麻烦。”加州清光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对这位审神者说:”这是,你跟刀剑男士的孩子吗?“

  

  “是啊。”审神者掩嘴笑了一下,确认了一下加州清光衣服上的家纹:“虽然现在政府还没正式承认,幸好你家大人一直的努力。希望在小美嘉三岁生日前,能通过婚姻令吧。”

  

  审神者摸了摸小崽子柔软的头发:”听说现在除了主战派审神者,大部分审神者都很期待婚姻令。你家大人明明自己也没有孩子,却比我们这些还要积极,真是个厉害的女人。“

  

  “她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对方审神者揶揄地看着加州清光,眼看着她把人盯了个大红脸,她家的一期一振忍不住拉着她走开。

  

  ”加州,你的脸好红啊!是喝醉了吗?“喝得醉醺醺的次郎太刀抱着两埕酒走了过来。

  

  喝醉的是你才对吧!

  

  “不要买这么多酒啊!本丸的财政也是很紧张的!”

  

  “......”次郎打了个酒嗝,颇为无语地看着他。

  

  “就算不紧张,钱也是应该花在刀刃上吧。”

  

  譬如打动那批不肯推行婚姻令的老古董。

  

  等婚姻令真的推行了,谁会成为主人的命定之刃呢?

  

  总不能是次郎太刀,主人不会喜欢这种醉鬼的。

  

  最有竞争力恐怕就是长谷部跟三日月了吧,说不定太和守那家伙也会跳出来跟我抢主人。以前他就爱跟我抢冲田君,这会可不能让他。

  

  莫名被人嫌弃乱花钱,又莫名被人开除出了情敌名单的次郎太刀很无辜,到底这酒还能不能买了?

(我想开车啊啊啊!——没开成。)

  注:参考了smap《lion heart》的歌词

【清光婶】我可能不会爱你(中)

  1.

  

  “呐,安定。”

  

  “怎么了?”

  

  “什么时候,你会对别人说出,‘请与我并肩’,这样的话?“

  

  “哈?”正在做内番的大和守安定早就受不了加州清光今天一早就开始恍惚不定的神情。自从昨天审神者临时让这家伙出阵,这家伙重伤回来,自打从手入室出来就是这个样子。

  

  难不成,加州清光昨天被敌军捅的不是腰,是脑子?

  

  “哎,我换个说法吧。”加州清光说:“如果说出‘请与我并肩’的话,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是有所期待吗?”

  

  “这个要看不同的人吧。换做是我来说,如果是清光你对我说这样的话,那就肯定是想来打一架。”大和守安定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接着说:“如果是三日月大人或者太郎太刀这些跟我说....”

  

  “那是怎么样?”

  

  “那是准备成为我的刀下亡魂了。”

  

  拜托你不要一边笑得这么灿烂一边说出这么恐怖的话!

  

  “那如果那个人是,让你十分尊敬,一心想要追随,不顾一切地守护....”却始终可望不可及的呢?

  

  太和守安定没有立即回答他,看着手里刚刚拔掉的一片杂草,这个模样清光知道他又想起了谁。

  

  “这样的人,我只遇上了两个。一个是冲田君,一个是主人。”

  

  我也是啊,加州清光想到。

  

  “不过这两个人都不可能跟我说这样的话吧。冲田君是没机会了,主人的话,也许就会跟三日月他们说这样的话吧。”

  

  不,她跟我说了,就在昨晚。

  

  加州清光摸了摸昨晚被亲的那边脸颊,心跳得有点快。

  

  回廊那头,三日月宗近与压切长谷部走过来。本丸这位三日月总是比别家的三日月多了几分不合时宜的闲适,无论是面对紧张的战局还是担任主人近侍的重任,他总是这副样子。让加州清光一度担心过,这家伙能不能好好照顾主人。

  

  事实上,无论是多紧张的战局他都能顺利战胜,而作为主人的近侍,这种在政治家身边跟过一段时间的刀,对于主人斡旋在政府权贵之间也是游刃有余。

  

  真让人羡慕啊。

  

  “加州清光。”三日月宗近叫他。

  

  “有什么事?”

  

  “这周的近侍由你来。”

  

  “哈?”怎么会是我?“你们搞错了吧,近侍不是一直都是三日月你跟长谷部两个担当吗?”

  

  “没搞错,是主人的命令。”长谷部的脸色不甘又不爽,于是乎越发看加州清光狼狈的内番模样更加不顺眼!主人真是的,三日月也就算了,怎么也不找个靠谱的人,近侍这么重要的位置!

  

  三日月宗近给加州清光递过一条手帕,又是一副闲适的模样:“本来该一早告诉你的,可是莺丸约了我喝茶忘记了。主人下午的安排是要去演练场的,现在跑过去的话,应该也就迟到了半刻钟。”

  

  !!!

  

  这个人!故意的吧!

  

  2.

  

  还没入秋,太阳还是能把人热出一身汗。

  

  加州清光换好衣服,赶到本丸的集合地点的时候,只见穿着整齐纯丝振袖和服的审神者,站在庭院中央,望着他前来的方向。

  

  刚刚做完内番加上一路跑过来,身上一层汗水已经湿透了加州清光身上的衬衣。

  

  这样不可爱的样子,偏偏是这副模样被你这样期待着。

  

  “来了。”审神者摸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转过身对等待出发的刀剑男士招了招手。

  

  演练场出阵安排的刀剑的男士一般都是由近侍负责安排,然而被三日月这么一搅和,今日的安排只好由审神者亲自安排了。

  

  可是也不知道主人是什么个安排,大太刀没有带上太郎太刀,带的是次郎太刀。等了这么长时间,喝了这么长时间的酒,拖拖拉拉走在队伍最后。

  

  还偷偷摸摸跟清光抱怨:“哎呀,你怎么来这么晚,我酒都喝了大半了!主人也等了好久...嗝...”

  

  加州清光捏住了鼻子,耐着性子继续听他说。

  

  “太阳这么大啊,你看主人也是的,也不学一下其他审神者穿得清凉点。”次郎太刀也许真的是醉了:“傻乎乎地在等了你好久呢,生怕你不来。”

  

  我怎么会不来。

  

  加州清光加快了脚步,追上了审神者。

  

  3.

  

  作为本丸非主要战力,演练场对于加州清光来说还是挺陌生的。

  

  与他们第一回合交手的审神者恰好近侍也是加州清光,而且看来这位审神者跟本丸那位还是认识的。所以一见面,对方的审神者说了:“哎呀,居然在演练场能看到你啊!”

  

  “啊,请多指教了。”

  

  “指教说不上。”

  

  对方的加州清光开始不耐了,自家话唠审神者,怎么碰见谁都能说上半天啊!

  

  “主人!要开始了。“

  

  “来啦!”对方审神者像是颇为留恋又折回来跟他说到:“等会我放点水,要是你伤到哪,你家主人嘴上不说什么,就会憋在自己心里难受。”

  

  对方的加州清光又催了一遍。

  

  作为优秀的主人,自然是不乐意看见刀剑有所损伤。只是说到难受...

  

  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片段在加州清光脑海之中飞闪而过,实际性没有想起什么,胸口却没来由汹涌起寂寞的愁绪。

  

  “演练,开始!”

  

  究竟是什么?我忘记了什么?

  

  加州清光拔出利刃,激烈的对局之下他还能分心出来想这些,真有点佩服自己。

  

  为什么说出要我与她并肩的话?为什么要这样期待着我?

  

  还有,为什么要为我难过?

  

  我究竟....

  

  “清光,小心!”

  

  对方那个加州清光的剑刃差一点就要碰到他眉心,被次郎太刀一个格挡退开了好几米。

  

  “没事吧?”次郎太刀脸上的酒气还没退,整个人却认真起来:“别晃神,主人看着呢!”

  

  加州清光看向审神者所在之处,那女人一身可以穿去访问的和服,坐得比谁都要板正,这一脸严肃的模样,生怕人家看出来她的担心。

  

  放心吧!

  

  4.

  

  5个回合下来,今日的演练任务可算结束了。太和守安定那家伙一做内番就嚷嚷着,宁愿去演练场打100个回合,都不要在这里除草。

  

  “我看他打5个回合,就觉得不如做一个月的内番划算了。”加州清光这样想着。

  

  “喂,加州清光。”第一回合跟他对局的加州清光走过来,他的审神者并没有在他身边,反而是跟本丸审神者到一边说话去了。

  

  “找我。”

  

  “废话嘛你!说实话,我还真是第一次在演练场看到你啊!”对家的在太阳底下伸出了手指,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指甲有没有因为粗暴的对局花掉。“我还以为你主人锻不出你来呢,可是我听我家那位说,你来得比你家太和守都要早。”

  

  “我在演练场都看见好几次太和守了,都没看到你,还以为你不够可爱,你家主人不喜欢你呢。”

  

  “真是让你白操心了,我家主人最近安排了我担任一周近侍。”

  

  “哦,这是个机会啊。”对家的坏笑地凑过来。虽说主人不同,但是作为同样性质的河下游之子,加州清光猜到了这家伙想教唆他点什么。

  

  “近侍嘛!不仅要安排出阵任务,内番,远征这些乱七八糟的,最重要的是主人的衣食住行。”

  

  “别胡说了,政府没有允许过刀剑寝当番好吗!”

  

  “你是真的在你们本丸呆傻了吗?”对家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虽然没允许,但是一直没有禁止过啊!再说了,政府正在商议审神者与刀剑男士婚姻令的事情,没准过段时间,就可以亲手为她披上白无垢。”

  

  “你这是哪里听来的谣言?”

  

  你这家伙,难道也对你家那位抱有这样的心思?

  

  “这是真的。我家主人说的,一开始呢,政府的态度也是强硬反对的。“对家的加州清光说两句,眼睛又忍不住去看看他的审神者在哪里。”我主人说,后来有一名审神者跟她家刀剑男士上床了。“

  

  “拜托,你不要突然直球好吗!”

  

  “抱歉抱歉!”意外的纯情呢。“准确点来说,这名审神者怀孕了。但是很不走运,那时候时间溯行军偷袭京都了。为了保护心上人,那位刀剑男士碎刀身亡。”

  

  灰暗的京都天空,汹涌而至的时间溯行军,残碎的刀刃,染血的小振袖。

  

  “那审神者怎么样了?”

  

  “援军赶到了,没有大碍,只是孩子没有了,爱人也变回普通的冷铁了。”对家的接着说:“你知道的吧,刀剑男士碎刀后,是由政府回收,重新投入历史的熔炉里去。”

  

  而这位伤心的审神者,祈求政府不要带走她的爱人。

  

  但是政府拒绝了,本来就是宾主一场,既然刀已经碎了,你们之间的关系也仅此而已。

  

  审神者说,如果我跟他不止是宾主呢?

  

  那是什么?

  

  是伴侣,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与我并肩的人。

  

  那很抱歉,政府并没有承认刀剑男士与您的特殊关系。你与他只是宾主,仅此而已。

  

  一千个昼夜的朝夕相伴,心意相通的爱情,马上要诞生的小生命。就因为政府一句不承认,到最后,连他一点回忆一点念想都留不住了。

  

  “所以,后来就很多审神者开始抗议,要求推行婚姻令。尤其是这届内阁上任以来,婚姻令的议程更是一天比一天要近啊!”

  

  对家的审神者在远处招手,这位加州清光就止住了话题,补充了一句:“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家主人啊。”

  

  这家伙话没说完就走了,心急的。

  

  不过,加州清光也知道他要谢什么。与很多审神者一样,本丸那位要操心出阵,远征,怎样让自己的刀剑男士成长起来;而同很多审神者不同的事,本丸那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参与到内阁纷争之中。

  

  以战养战,开黑市贩卖资源以及政府信息。联系华族与京都几位有名望审神者,组成了地下财团,不动声色地把上任内阁洗了个一干二净。

  

  那段时间把她累得不轻,有好几次这女人回来的时候,她的近侍都已经睡死了。

  

  她更加离谱,有时候在挨着回廊的柱子就睡着了,光是把她从回廊抱回房间,加州清光都抱过不下五次了。后来加州清光干脆就在大门附近的和室等她回来,看着她回到自己房间了,或者近侍出来接她了,他才放心回去。

  

  现在内阁稳定了,抱她的机会也没有了。

  

  有点可惜,早知道那时候....

  

  亏大发了!

  

  “清光,回去了。”

  

  “来了,主人!”

  

  (本来写个双向暗恋,不小心玩大了)

【清光婶】我可能不会爱你(BG)

 1.

  

  很多时候加州清光在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骨,鲜花做的皮肉。本丸那位得是多冷的水,多恶毒的花才能长出个这么个女人。

  

  漂亮,强大,所向披靡。

  

  连幸运的荣光也只不过是她指甲盖上锦上添花的蔻丹。

  

  应该说是....

  

  “恶女,是吗?”

  

  加州清光在收入室上的病床翻了半身,这一动作牵扯到刚才一战留下的伤口,痛得他头脑发懵。

  

  的确是发懵了,不然刚在战场上也不会一头热,折回去就为了捡那位给的御守,生生挨了对方一枪。捅了个对穿,差点儿碎刀,幸好刚刚捡回来的护身符给他挡住了这致命一击,他才有命回来这手入室胡思乱想。

  

  按理来说,这个本丸上战场的刀怎么轮都是轮不到加州清光才对。那位手上有名的刀多的是,光是三日月宗近就可以编两个小队。

  

  却让没有多少出阵经验的他担起了队长的重任,带着萤丸,三日月,鹤丸,莺丸,太郎太刀他们出阵,迎面而来就碰上了检非大队。

  

  看来没有沾上这位了不起的审神者的好运啊。

  

  加州清光有点自嘲地想到,趁他走神那会,手入室外头有人跟值班的药研说话。

  

  “已经手入了吗?”是她。

  

  “啊,放心吧大将。”药研说:“加州清光底子不错,这样的重伤手入的时候半声都没吭,估摸现在应该睡着了吧。”

  

  风把手入室的窗帘轻轻吹起,送入了几缕惨白的月光。

  

  “这次,是我顾虑不周。”审神者说,月光照在女人的脸上,竟是融入了她肌肤之中。”他睡了?“

  

  “啊?”药研把头探进手入室,看见加州清光一动不动的背影,才跟审神者确认;“睡着了。”

  

  “那我进去看看他。”

  

  什么?!!

  

  本来在装睡的刀剑男士更加不敢乱动了。他眼睛死死闭着,像是在阻挡着什么,只是他的鼻子确出卖了他,审神者用来衣服熏过的香味,随着晚风像潮水一般把他包围。

  

  似花香,又似金贵得很的檀香,靠近了,似乎闻到了酒的醇香。

  

  这股诡秘的香味,像一只小小的手,撩拨着加州清光可笑的防备。

  

  她到底,要做什么!

  

  这样恩赐一样坐在我床边,可怜我吗?还是责怪自己,没想到我这么弱,连一个小小的出阵都做不好。

  

  “对不起。”

  

  果然。

  

  “请你忍耐一下,快点成长起来。然后...”审神者冰冷的唇瓣,像蝴蝶一样落在加州清光的脸颊上。

  

  “与我并肩吧,清光。”

  

  ......

  

  ......

  

  什....什么?开玩笑的吧!

  

  加州清光睁开眼睛,手入室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如果不是手边放着一个崭新的金色御守,他真的怀疑刚才那一切,不过是他重伤过后的一个荒唐梦境。

(其实是双向暗恋)

天天生日快乐!

昨天在模拟人生捏了一对锤基,锤是我女主角生的崽,基是收养的小娃娃。两个都是性别男,爱好男。有一天基因为性格去调戏他哥,被他哥来了一个天雷勾搭地火之吻。然后我基就如图了。

三千单衫杏子红:

没有人拿刀逼着你、顶着你的玻璃心的心口,逼你看文。


想起一个旧事,写推文帖的时候,有人转发评论:好几篇板上钉钉是雷文。
我:什么板什么钉?大不了不看,干嘛还要钉在耻辱柱上说雷,写文的又没要你一个钱。
某人:没收钱就能胡写?
说实话,我当时被问懵了。
她太理直气壮、气吞山河、腰杆杠硬了,我有点傻眼。
我被这句话的逻辑噎住了,觉得,没收钱也不能胡写,这好像……也没毛病???
我忘了我是怎么回复的,也许没有回复。
后来想想,重点不在收不收钱,重点在,“胡写”。
是不是不符合你的理解和认识的,都是胡写?

也许这个问题在同人圈分外突出,因为同人和原作的关系微妙,所以圈管们层出不穷、指手划脚、气势汹汹,搞得写手们瑟瑟发抖,恨不能在文前就自己标注求生三连【OOC】【雷】【慎入】,但是有时候标注都拦不住下基层突击检查的圈管们。
圈管:手是管不住的,嘴也是不能闭上的,只要在圈里,嘴就是不能闭上的。搅动风云、纵横捭阖、拉帮结派,圈管们以一己之力,把圈quan搅合成圈juan,然后高喊,饿啊!没粮啊!我圈糊了!🤷‍♂️
所以写了好几篇文的是“胡写”,写手黯然远走;只会喊打喊杀、板上钉钉的,因为“同仇敌忾”团结了几个人,倒混的风生水起。

同人和原作的关系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我想,原作是种子,同人是结出的果实,是一而二、是二而一。说实话,我倒更欣赏那些离原作远些的同人,因为这种同人,支持它的是作者本人的认识和质素,作者用自己的阅历感受作为枝干,从种子中汲取营养、孕育果实,无论是画还是文,你能看出作者自己。隔着自己去写一个毫不相干的故事,即使再符合原剧设置,也是隔靴搔痒,因为血脉不通。
再何况,一味追求完全复合原著设置、人物性格,这在技术层面是不可能的。我总爱说的一句话就是,原著他俩就根本不可能谈恋爱,在文里这两个角色成为了恋爱关系,这就已经是OOC了,还说什么其他?诠释学和顺义引申了解一下,不要强人所难。
反复说,反复拉扯不放,过段时间就要提起一次。冷嘲热讽也好、掏心掏肺也罢,我对圈管和怪现象十分看不上眼,坚持发声、时时警醒。
明明是点叉就能愉悦结束的事,何必要上纲上线、管东管西?是闲的蛋疼还是出于某种恶意?

最后,时隔多年,好好回答一下同人是不是“没收钱就能胡写?”的问题:
能。
因为“能不能”是个能力问题,不是个价值判断问题,网上的奇葩言论多了,你能让它们全部消失吗?不能。你觉得是“胡写”的写手,你能让他不写吗?不能。
再从价值判断上说:
第一,如果这个“胡写”是恶意侮辱角色,当然可以表示不满。这个“恶意”也许听起来飘渺,但实际上看文的人都会有感觉,很少有人会写好几篇长文去恶意侮辱一个角色。就像天天做木工活板上钉钉的人,大多也没什么产出。
第二,如果这个“胡写”只是和尊驾的理解不同,和你“想象”的不一样,那答案还是,能。且尊驾只有揉揉眼睛点右上的权力。尊驾想看什么样的,一可以付钱找人写,二可以抱喜欢的太太大腿,三可以自己写。但是你管不着写手怎么写,不服憋着。
第三,那是不是和作者有认识分歧就不能说?不是。但是请尊重彼此,善意交流探讨,和第一条一样,你如果态度诚恳,对方也能知道并理解。

最后的最后,用抄检大观园里探春的两句话结尾:
“你是什么东西?也来拉扯我的衣服?”
“圈管们可知,同人Cp圈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若不想大观园群芳流散,还是别做变了鱼眼珠的老嬷嬷,没得叫人讨厌。


RAKSASA❤悲苦人间:



我想说的是作者没有逼你看,作者无论产什么,都始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发表的,没有at你,没有到你的地盘上去发,没有冒犯到任何人,甚至我觉得比如我画这个CP或那个CP都是作者的自由,并没有非要打上TAG的必要,作为读者就是要先了解作者的属性,保持礼貌的回应(这个是做人的基本道理),可能有你不爱看的,如果不侵犯到你现实当中的利益,没有影响和涉及到现实中一些道德问题,是不该干扰作者的创作自由的,谈到掐CP的问题,我觉得人心没有那么狭隘吧?不至于看见一个不爱吃的西皮就心生怨恨吧?不就是点右上角一个X就能解决的吗?因此就去咒骂作者的这类人,真的超low,我想说无论你多喜欢一个二次元的人物,你的爱始终是建立在一个虚拟的人物上的感情寄托,是不能够强加在现实里的任何人头上的,就好像如果把你对容嬷嬷的恶毒产生的恨意发泄在现实的演员身上是很幼稚的行为,我经常会看见一些言情电视剧的弹幕,对故事里设定的“爱搞事的女二”一片骂声,对塑造的人格不满这个很正常,但是也不泛看到“这女长得的真丑,怪不得这么坏”这样的弹幕,演员招谁惹谁了,演个戏要糟人身攻击,举这个例子我就是想说:就是有这样一部分的观众和读者,分不清戏里戏外,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强行要求作者与和自己观点不同的读者照顾自己的满足感,那你自己搞创作好了,自吃自产,完全不违和,多tm爽啊,人和人的脑洞本来就不一样,作者非你妈,没有义务照顾你,你也不是作者的老板,没给作者钱,好咩,请不要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来,还有说起同人志,某些我买了你的本子你就得给我个合理满意的情节的读者,我希望让这类读者明白:我们只是等价交换,你出的钱不过是我提供的价值中的一小一部分,不是全部,而且作者创作时基于自愿,你出的钱也是基于自愿,并且在提供这类商品的同时,所有商品介绍都明明白白,在没有欺诈的情况下,你付出的钱就类似于合同一样的存在,是你自己认可的了。


说了那么多,我要注明一下,这些话真的,只是对某一撮,非常没有礼貌的,自私的,那么几个读者说的话。


AOzero:



分享些我目前为止都很相信的吃粮产粮……不知道啥(x
大部分是我自己总结的(x


1)点开了自己不喜欢吃的,默默右上角关掉。如果不好受了,去找些好吃的缓解一下。不要直接朝作者抱怨。实在想吐槽,私下找亲友,不要开群,发说说,发带tag的lof博文,等等。


2)看到写得再ooc,再傻再小白,再受不了的文,也……不要骂人。只要作者不是为了黑cp而写,那作者都是因为爱才写的。这是一种分享爱的行为,出发点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实在看不下去,要么关掉,要么实在想管,那就多做做科普,不要骂人。
谁都有黑历史的时期,谁都有写什么都很水的时期,没有人生下来就要成为大大。批斗不但没什么意义,反而还否定了别人的努力,以及过去的自己。


3)既然是白吃,既然冷得没粮吃,就不要嫌这嫌那了,吃吧……
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自己动手产呀。


4)既然不萌哪对cp,就不要每天去关注人家的动态,不要管他们那边的恶意言论有多能跳……有时间和对方互掐,不如回来自己萌的cp这边,产粮,科普,推广。就是要过得舒服,让对方嫉妒(这人x


5)不要当圈管……不要规定别人可以写什么不能写什么,不要因为这个粮食不符合你的三观你的口味就说它辣眼睛……
这世界非常大,我已经什么play都看过了,内心简直毫无波动(住嘴


6)对什么事件发表个人看法不要带tag,不要带tag。tag严格来说不是稍微带点边就可以打的类型,我觉得个人看法更像是心情日志,是带着个人色彩和特性的,发布到tag那种公共平台就不太好了。
我以前好像也干过这事……就那个spideypool到底是哪个spidey哪个pool的事(x)现在反省,以及向大家道个歉wwww


最后一条,7)关注几个高产高质量的太太,然后不搜tag,最多一周搜一次看看有没有新太太。一切就都解决了,拍手。


如果再想到啥,就再写写(



【日月】甜甜

  1.车厘子与樱桃孰美?


  霹雳市的苦境大街开了一家水果店,叫无欲天。


  长年在苦境大街疏楼西风珠宝店摆摊算命的剑子仙迹,掐指一算。


  “不妙,这店活不过三个月。”


  “如何得知?”


  “这个简单嘛!”剑子仙迹自动往疏楼西风那漏着冷气的自动门靠过去,“正所谓开张不铺张,早晚要光箱,今天开张第一天他都不搞个满20减19.9,失策!”


  “不过。”疏楼龙宿捏着一张小卡片,光是看商务黑做底色,祥云做暗纹,奢华玫瑰金作包边,就知道设计师多么有品(sao)味(bao)。“开业酬宾,充2000送2斤美国钻石车厘子。”


  超过200元都不在我剑子仙迹的考虑范围内好不好?


  “这个是其一,还有其二。”剑子狠狠吐出那充2000送的美国钻石车厘子的果核。


  “整个霹雳市都知道来苦境大街做生意,不是那么容易。”


  前段时间,极度魔界集团财大气粗来苦境大街一下子弄了三个蹦迪厅,还打算去别的商业街开分店,现在还不是一样乖乖回去老家。


  再说了,在苦境大街有一家名叫“琉璃仙境”的水果店已经根深蒂固。不仅量大便宜,那看似老实实际阴险的素老板,婚前就哄了苦境一干少女每日打卡消费,婚后又让他那儿砸萌到一片妇女感情消费。


  就连剑子仙迹送给疏楼龙宿的定情信物——刻了520的“平安果”都是在琉璃仙境那里买的。


  “我看啊,他不是老素的对手。”剑子仙迹说:“龙宿啊,要不我们下班去琉璃仙境去买两斤橙子吧,你昨天说想吃点酸的。”


  “我看未必。”随着龙宿的视线望去,那无欲天打开的玻璃门走出一个男人,一身高定GUCCI纯黑西装包裹着高瘦的躯体,左手那只全球限定百达翡丽若隐若现,右手则是提着印着无欲天logo的水果袋,闲庭信步地走到剑子仙迹与疏楼龙宿两人面前。


  “刚才空运到的新西兰甜橙,试试看?”


  2.岁月留下的只有鱼尾纹


  吃水果跟谈恋爱一样,都是不需要理由的。素还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实在需要什么理由,顶多就是“An apple a day keep the doctor away”。至于吃水果能益智,抗衰老,美白.....这不都是慕少艾来骗你们这些无知少女的吗?


  “素老板,你这里有澳洲蓝莓卖么?”


  “这个暂时还没进货,不过昨天才回来的新鲜飓风葡萄,便宜点给你!”


  “这个不用。。。说起葡萄,你这有智利玫瑰香葡萄吗?”


  在素还真一脸懵逼中,少女失望离开了。


  秋落暗尘提着一个精致的牛皮纸袋走进了琉璃仙境,跟素还真说:“富士多少钱一斤?。”


  “烟台的4.5,河南的3.5.”素老板说。


  “那就3.5的来一斤。”


  “今天不用多买点给孩子做果泥了?”


  “买了。”秋落暗尘提了提那个牛皮纸袋,“什么挪威进口的仙女苹果,买了30多还没一斤。”


  素还真惊了,拿了一个挪威仙女苹果出来,跟自己河南富士没啥差别啊,个头还小!怎么就能卖到30多一斤?


  “新开那家,是过来抢钱的吧?”素还真说:“整条苦境大街,除了龙宿谁消费得起?”


  谁说不是?


  秋落暗尘的苦逼脸更加苦逼了。


  “慕少艾跟我媳妇说,这种苹果的营养一个顶富士两个。”


  叹气。


  “再苦不能苦孩子。”秋落暗尘接过素还真手中的红黄塑料袋,付钱走人。


  客人走了,是时候该秋后算账了。


  慕少艾那家黑心诊所就在琉璃仙境出门右转第三家,过去那里都不用叫屈世途帮忙看店。


  素还真刚走到岘匿迷谷门口,就听见慕少艾跟一个女孩说,“哎呀呀,老人家什么时候骗过你们。过了25不抗衰老,鱼尾纹都比别人多三条。”


  “那怎么抗衰老好呢?”


  “呼呼...好说好说,你早上吃一小盒蓝莓,中午么吃半只牛油果,晚上搭配药师这个天然胶原蛋白粉,那就无懈可击啦!”慕少艾又说:“这蓝莓、牛油果最好到新开那家买,报药师的名字有8折!”


  “谢谢慕医生了。”女孩满心欢喜地离开诊所,没看错的话,手里还拿着一个挪威仙女苹果。


  要说这慕少艾不是跟那家新开的水果店没一腿,绝对没人信。不然凭着慕少艾那薪水,绝对买不起一筐仙女苹果来回馈患者。


  “哎呀呀,素老板来光顾啦。要不要先来个苹果,你我更亲近?”


  素还真不跟他客气,在他桌上拿了个果子。之前是觉着这果子小,却没想到,这果子小到能让他一手把握。


  “药师,你我比邻多年,我怎么没见你给琉璃仙境打个广告。”店里春天的草莓,夏天的西瓜,秋天的柿子,冬天的枣儿,你总没少吃吧!


  “哎呀,老人家我都是依书直说。”慕少艾说:“而且,不少人回来跟我说,他家的水果特别鲜特别甜呀。别愣着啊,尝一口!”


  在慕少艾戏谑又别有意味的眼神之中,素还真觉着自己成了个勇啖毒苹果的白雪公主。


  “甜吗?”


  仙女苹果饱满多汁的果肉,随着咀嚼,浸润整个味蕾。清甜而不厚重的甜蜜,还有淡淡花香,一点一点勾起素还真心里头的那个答案。


  “甜吗?”慕少艾又问。


  “嗯,甜过邓丽君。”


  骗子慕少艾,这劳什子苹果下肚,千回百转,心头反而苦起来.....


  TBC


  (面试赚人品,求素哥让我过!我一定好吃好喝,百年好合,大鱼大肉给您供奉!)


那啥,我给你写文,带肉那种,你掉把小静静可好?婶求你了!

咋说呢,自从我开始偷偷摸摸填坑以来,脸超红啊!单搓出金蛋蛋,走完7-2居然没见到一把高速枪或者一把一血爹。就连打检非都是一天掉一个弟弟丸或者哥哥丸,带着大家在5-4玩耍,也能摸出爷爷。emmmm,看来不能再坑下去了。_(:з)∠)_想写个生子的文诶嘿嘿嘿,看看能欧到什么程度……